一纸招股书,百康光学道出汽车零部件二级供应商多少辛酸泪

企业新闻 2021-10-26
分享到:

浙江百康光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康光学)近期在创业板获受理,公司是一家将业务从通用照明领域逐渐扩展到安防监控、汽车照明领域的非成像光学产品企业,核心产品为光学透镜。随着汽车照明业务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增长,百康光学的身份标签中,“汽车零部件二级供应商”的标签也被贴在了醒目的位置。

多家对赌方屡次“迁就”,终于等来冲击IPO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百康光学分别录得营业收入2.24亿元、2.63亿元、2.85亿元、1.7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00.21万元、4508.05万元、3640.99万元、2463.38万元。

周良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直接持股比例为59.06%,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64.17%的表决权;第二大股东周成与周良为兄弟关系,持股比例为12.51%。百康光学本次能够冲击IPO,一定程度上离不开相关对赌协议中多家投资方的“迁就”。根据招股书,周良和周成与多家投资方签署了对赌协议,在大多数对赌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的股份回购条款中,周良或周成都对IPO申请材料获受理的时间做出了承诺,但并未如期实现。

比如,在2018年1月,周良与力合永金、上海璇固、无锡亿望、景润粤信、凯华投资、力合鲲鹏的协议中约定,百康光学如果未能在2020年6月30日前报送中国A股IPO申请材料,那么这些投资机构有权在60日内要求周良以约定的回购价款回购他们持有的百康光学股份。截至2020年6月30日,百康光学IPO获受理的约定未能实现,但以上机构均未要求周良进行股份回购,力合永金、力合鲲鹏、无锡亿望在2020年8月增加的《关于回购权的补充协议》中将IPO获受理时间节点推迟至2021年6月30日,当百康光学的IPO再次“爽约”后,这3家机构又纷纷回函确认“同意暂不要求周良履行回购义务,同意公司可于2021年10月中旬前择机向深圳证券交易所递交IPO上市申请文件”。

类似的情况,在其他的几份对赌协议中也有发生,时间点屡次推迟、投资方多次“迁就”,可以说,百康光学的IPO之路也是几经波折。

应收账款、存货激增,毛利率下滑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百康光学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8366.30万元、1.04亿元、1.36亿元、1.5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7.29%、39.62%、47.87%、86.43%,可以看出,公司应收账款的增长是从2020年开始有了明显提升,在2021年上半年达到峰值。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存货数据上,同一时期内,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330.66万元、5735.72万元、7215.05万元和9356.27万元,占当期期末流动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1.63%、18.52%、19.83%及24.66%,由此可见存货的快速增长也是始于2020年。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汽车照明领域业务在百康光学主营业务所占的比重分别是34.17%、46.64%、64.39%、67.38%,2020年的节点再次进入视野,当年汽车照明业务突飞猛进,“汽车零部件二级供应商”成为百康光学的重要身份,这与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及存货账面价值的快速增长在时间上可以说是高度重合。

同样是在2020年,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下降至37.65%(剔除运费、出口费影响),相比2019年41.44%的毛利率减少了3.79个百分点,2021年上半年小幅回升至37.93%。几项财务数据的明显变化似乎都指向了汽车照明业务扩张这个“阵眼”。

“乙方的乙方”,汽车零部件二级供应商的辛酸

由于汽车制造产业链及生产过程的复杂性,整车厂商为保障汽车性能和质量的稳定性,通常会对零部件供应商进行认证,建立自身的供应商体系。每家整车厂的体系内会包括多家一级供应商,一级供应商之下又有更多的二级供应商,如果说整车厂在其中是掌握决定权的“甲方”,那么一级供应商可以看作是“乙方”,二级供应商就好比“乙方的乙方”,在整个链条中的话语权较弱。

这一点从百康光学招股书中的风险提示就可见一斑,百康光学表明,未来国内及全球汽车产业的下降风向可能导致公司产品总体市场需求的减少,同时,公司产品还会受到LED车灯、汽车氛围灯需求下降及渗透率不及预期的影响。由此可见,作为汽车零部件二级供应商,百康光学相关业务既受制于整车市场的发展,也要看一级供应商产品销售好坏的“脸色”,有时候还要受核心零部件的影响,比如汽车芯片的短缺就是一种不利因素。这就使得百康光学在整个产业链中的议价能力不足,还得承担较大的应收账款和存货的风险。

比如,国金证券的研报显示,国内头部车灯企业星宇股份只给予其核心零件的二级供应商科博达(控制器)、协和电子(PCB板)约35%的较高毛利率,对其他如塑料材料、加工件等供应相对较为充分的二级供应商,星宇股份拥有较强的议价能力,供应商也较为分散。

从数据上看,招股书显示,百康光学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可比企业。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略低于雷笛克光学,主要原因系公司汽车照明领域客户占比较高,雷笛克光学以通用照明为主,账期存在差异;较大程度低于星宇股份、帝宝工业,是因为这两家公司主要客户为汽车主机厂,整体回款较快,由此就能看出汽车零部件二级供应商的地位逊于一级供应商。


图片来源:招股书

毛利率方面,百康光学核心的光学透镜产品议价能力也是在汽车照明业务大幅上升后开始走弱的。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光学透镜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6.38%、79.6%、74.36%、72.8%,2018年、2019年,公司光学透镜产品可以通过调整价格向下游传导成本波动带来的影响,比如2019年该产品单位成本(剔除运费等)下降8.17%,单位售价只下调5.42%,表现出较强议价能力;而2020年、2021年上半年这种议价优势已经丧失,比如2020年单位成本(剔除运费等)增加23.18%,涨价幅度却只有17.74%,不能对成本的提高形成覆盖。


图片来源:招股书

目前,百康光学也在大力拓展汽车氛围灯等新业务,主供比亚迪汉、宋PLUS等车型,并且公司的汽车氛围灯控制器、脚部灯、迎宾光毯等产品直接向比亚迪交付并进行结算,为提升自身在产业链中的地位做出了尝试,但该类业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仍然较小,未来百康光学要想进一步提升在产业链中的话语权,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 END --
(点击上图了解快准车服详细信息)
文章转自“银柿财经”。
版权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载于合作站点或其他站点,但都会注明作/译者和原出处,转载只为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上图阅览《汽后视界》杂志第85期)

0
推荐文章
一周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
777真人信誉_购彩软件app(官网推荐)